不断路不封村,省界小路怎么守?瞧瞧这些长三角省界村

1月30日,江苏公路部门通知,因防疫需要,江苏5个地市20条省道交界处双向封闭,其中涉及苏浙、苏沪、苏皖省界。省界道路何其多,返程高峰即将到来,道路不能也不可能一封了之,加强道口检查防控是关键。近日有从江苏开车回沪的司机表示,江苏省界上对出入人员检查非常认真,逐个测体温,进上海又要检查,这倒不是“自扫门前雪”,而是加上了“双保险”。虽有不便,但大家多能理解――疫情当前,在行政边界上设卡防控,成了必须要做好的事。不仅是省市边界,村镇之边界也多有值守点。

长三角一体化,疫情防控也联动,记者采访了一批省界村。

合并卡点

沪浙省界,上海金山廊下镇和浙江平湖广陈镇历来交往密切,比如分属两地的同名山塘村仅隔着一座桥,“一桥两山塘”的合作一直是长三角省界上的佳话。

疫情中,佳话延续。原本在浙江那头,广陈镇山塘村在山塘桥设了卡点;上海这头,廊下镇山塘村与之对应,同样设置了卡点。但从大年初三下午起,两卡点合二为一,两地的交警、医生、志愿者队伍也合二为一。“南北山塘”跨省成立了疾病防范宣传小分队,两人一个班次24小时值守。通过共同排查,两地信息资源共享,减少成本,增强效率,还可适当腾出人手和物资,充实到其他防疫队伍。

还有些微妙的小变化,省界两头“南北山塘”卡点合并后,每有来往的两边村民,都觉得亲切,毕竟都有本地本村人在,能够缓解疫情带来的紧张情绪。省界上本就人缘相亲,如今更“鸡犬相闻”,比如每当廊下镇山塘村的高音喇叭响起,“南北山塘”将都能清晰收听,浙江这头村里电子大屏上宣传的防控信息,桥对面的上海村民也驻足关注。

同在这一段沪浙省界,上海金山区的塔港村和浙江平湖市杉青港村也将卡口合并了,两地设在塔港村一侧的执勤岗亭,由两地执勤人员联合值班,做好询问和记录工作。依托毗邻党建引领下的平安建设机制,平湖和金山先后设立22个点位,联合开展全时段排摸管控。并对所排摸出的来往人员信息,落实专人汇总报送,实时共享。

在苏浙省界上,毗邻的江苏吴江区七都镇和浙江南浔区南浔镇,几个月前,两地已成立七都南浔党建健康联盟,联盟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,两地对居家观察进行交流,排查信息及时互相反馈。

“跨省支援”

联合值班、信息共享之外,“跨省支援”也成常态。

在苏浙省界,太浦河沿岸的浙江嘉善县湖滨村和江苏吴江区芦东村,两个苏浙边界村庄之间通一条小路,小路挺繁忙,平时不少附近的浙江村民要去吴江汾湖高新区的企业上班,购买生活必需品、求医问药也多要跨过省界。这小小的必经之路,如今设立24小时的卡点,刚开始难免有村民不配合,怎么办?“吴根越角党建生态圈”微信群发挥了作用,这本是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,为跨省联动、保护太浦河而建立的工作群,如今在联合疫情防控中也很管用――碰到不愿意配合的村民,值班人员就在群里喊相关村干部来做工作,一般本村人出面,问题就容易解决。

竖起彩钢板的连接湖滨村和芦东村的省界小路 采访者提供

疫情前,连接浙江一侧湖滨村和江苏一侧芦东村的省界小路 采访者提供

若要支援,也能在群里一呼百应。比如29日晚,吴江区汾湖湾村村干部沈晓华在群里向“两省一市的群友们”求援:“卡口需要执勤人员……望支持!”3分钟后,就有群友到位。联防联控,沪苏浙的毗邻村都重视,嘉善县湖滨村党总支书记的杨建国说,近期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卡口一两次。

吴根越角党建生态圈 采访者提供

吴根越角党建生态圈 采访者提供

更有趣一点的“跨省支援”,发生在浙皖省界。浙江省开化县齐溪镇与安徽省休宁县龙田乡仅隔了一条隧道,这是要道,此处疫情防控的意义,远超一村一镇范围。有省界毗邻村用上了敲锣打鼓的“土办法”,并用省界两头都能大致听懂的方言挨村宣传,这一带还启动了“老娘舅”队伍,让有威望的老人上门劝导――春节期间婚丧喜庆事宜一律暂停延后。

长三角一体化,联合疫情防控也许是一次检验,让更多一体化探索形成体制机制。

Related Posts

© All Right Reserved